您的位置:顶点财经 >> 基金人语 >> 正文

【景顺长城】杨鹏:寻找“一招先”的公司

2011年03月01日 10:05:00 出处:股市动态分析

  杨鹏,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景顺长城内需增长基金经理,景顺长城中小盘基金拟任基金经理。

  记者:今年是“十二五”的开局之年,我们还是想了解一下,您个人认为“十二五”规划会给我们今年带来哪些投资机会?

  杨鹏:这个问题我们从三个层面来讲,居民、企业和国家政策。

  从城市居民的角度来看,大家观察到的最直观的现象就是保姆的工资在快速上涨。从全国的角度也是这样,就是低端劳动力的工资也在快速上涨,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中低端的劳动力收入在上涨,对应的就是他们的消费能力在快速地提升,直接对应到经济上面的表现就是消费的升级。

  从企业的角度来讲,一般的企业传统的方式是大规模的投资资本,大规模地招聘普通劳动工人,然后就可以实现一个产能的快速扩张。在现在这个阶段,企业招普通工人越来越难。企业未来的增长主要是提高装备自动化的水平,用比较熟练的工人,相对工资涨幅小一点的工人去替代传统的普通劳动力的工人。我们看到企业所做的事情也是区别于过去的粗放式的增长,它是去追求高端的、自动化的,相对来说集约式的发展。

  对于国家政策,寻找的是几个方向的问题。首先,因为消费在整个社会中变得越来越重要,所以我们看到,国家原来支持投资的政策会向支持消费的政策转变;第二,国家首先要寻找过去传统产业的高增长带来的遗留问题,比如说会鼓励环境保护,这种产业会转型,也会鼓励新能源的产业;第三,它还会解决传统产业增长中面临的瓶颈问题,比如我们中国过去大规模的出口产品,但是要进口装备,进口核心的芯片。对于中国经济来说,它的传统产业增长的瓶颈,需要克服,国家也会鼓励,比如高端装备制造。除了打破传统经济遗留的问题,打破传统经济增长的瓶颈以外,国家也会努力去寻找新的增长点,比如说新能源汽车、新材料、新兴技术等;第四,在经济社会中,我们会发现低端劳动力越来越稀缺,实际上对应的就是人的资源价值越来越稀缺,国家在收入的分配和对于人的保护上也会越来越重视,比如在医疗改革方面就会加大开支,去把医保做好,这是我们将会看到的几个方向。

  记者:您说到的三个方向都是契合我们经济转型和政策的发展方向。今年以来成立的偏股型基金,大都围绕中小盘股票和新兴产业,包括大消费领域。景顺长城基金近日也推出了景顺长城中小盘基金,请您来跟我们介绍一下我们在这个时间来推出这只基金是基于怎样的考量?

  杨鹏:首先,从景顺长城基金的角度来说,这个产品丰富了我们从收益产品的属性上来看,丰富了它的产品线,相对来说,中小盘是一个风险略高的产品,景顺长城已经有了大盘类的基金、主题类的基金、货币基金,相对来说在这个产品段是一个空白,现在把它补充上来。

  第二,从长期来看,比较2005年到现在,不管是从1000点涨到6000点的牛市阶段,还是从6000点跌到1000、2000点的熊市阶段,中小盘的公司相对来说基本上都是跑赢大盘股的公司,所以从长期来看,中小盘的基金是比较好的产品。

  第三,近期从市场的环境来看,国家本身鼓励这样的新兴经济,鼓励收入结构调整,在这样的转型环境中,正好是中小盘的公司,最适合成长的环境。最近的市场环境中,一月份以来,相对去年来说,估值比较高的公司股价大概回调了大概20%,它现在的估值相对于它的成长性来看,回落到一个非常合理的水平,从建仓的角度,我们觉得现在发中小盘也是比较好的时机。

  第四,主板市场恢复发行,加上创业板市场,已经开板一年多了,从股票供给的角度讲,已经增加了很多,从我们选择优势公司的角度讲,选择性大大提高,也是发行中小板非常好的时机。

  记者:您刚才提到,近几年中小盘的股票表现都是优于蓝筹的,至少从指数上来看是这样的,2010年上证综指全年下跌了14.31%,但是代表新兴经济方向的中小板指数的涨幅达到了21.26%,您觉得从今年或者未来更长一段时期来看,中小盘的股票会优于蓝筹股的表现吗?

  杨鹏:这个问题大概可以从这几个方面来看。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中小盘的估值相对于传统的大盘蓝筹股会高一点。高增长可以化解高估值,这里有一个数据,如果按照2009年的盈利来看,代表大盘蓝筹的中证100指数,它的市盈率大概是17.4倍,代表中小盘的中证700指数,它对应的市盈率是接近40倍。但是随着成长以后,如果现在的股价对应到2012年的业绩来看,中证100的市盈率只能回落到9倍,它回落的幅度非常有限,但是中证700的市盈率已经回落到16倍左右的水平,所以高成长本身化解了高估值的风险。

  第二,我们提醒投资者要关注所谓的低估值蓝筹的价值陷井。举两个例子:一个是大家在90年代非常熟悉的四川长虹(4.02,-0.05,-1.23%),当时作为蓝筹股非常明显的代表,如果看估值它最便宜应该发生在1998年,1998年四川长虹的盈利(EPS)到了1.05元,当时的股价大约是14元,从这个角度来看,90年代一直很贵的四川长虹在1998年突然变得很便宜了,只有14倍的估值,但是我们看这种低估值并没有支撑它未来的股价,1998年随着它高增长的结束,它过去有50%的增长,到了1998年以后,有几年它是负增长,有几年是非常低的增长,它的股价也是继续回落的,所以低估值并不能支撑它的股价表现。另外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国投电力(7.31,0.01,0.14%),国投电力在2007年的时候,股价达到了高点,当时的市盈率也是26、27倍,在电力股的角度讲不是特别高,甚至说可以当作合理,如果把这个作为投资标的,股价从20多元跌到了7元,但是我们现在看它的股指还是二十多倍。我们一定要避免看起来是低估值的蓝筹股的价值陷井,关键是要寻找成长性。

  记者: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中小盘股票鱼龙混杂,如何才能够从大量的标的中选择出未来的伟大企业?

  杨鹏:举个例子,大家现在用iPhone和iPad都比较多,如果在买iPhone的时候当时对应的同时买一只苹果公司的股票,可能你赚到的钱比你当时买iPhone花掉的钱财还要多几倍。这个背后的原因就是:苹果公司本身是个人电脑上非常成熟的一家公司,它只是把自己在外观设计和软硬件的技术成功复制到了数码生活中,从而实现了快速的扩张。

  我们在选择中小盘公司的时候,也是基于这样的逻辑,首先要有“一招先”,过去大家讲“一招先、吃遍天”是一个因果关系,因为“一招先”,所以就可以“吃遍天”,我们现在是做一个递进式的理解。要寻找“一招先”的公司,它首先是一个内制非常优良的公司,如果它能够把自己的“一招先”非常成功地复制到全国,实现“吃遍天”,它一定是只非常好的股票。这样的话,在现在的阶段我们想寻找的公司就会应合现在的这种经济环境去寻找,哪些公司可能会实现从“一招先到吃遍天”的过程。

  刚才我们讲了中国经济处于一个转型的阶段,所谓的转型,过去是强调规模经济增长,用一句话概括过去强调的是“多和快”,现在强调的“好和省”。“多和快”强调规模,一般往往对应的是大规模的收入、大规模的利润、大市值的公司;现在强调的“好和省”强调的是关键环节、关键步骤上的进步和创新,往往对应的是小收入,但是非常高的毛利,非常好的盈利水平的公司。

  我们举几个例子,比如刚才我们讲的经济环境中的消费升级,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之前很多人用山寨手机,现在随着收入的增长越来越多的使用智能手机,我们中国即使没有在智能手机整体上的创新,但是我们在局部的零配件上有很好的创新能力。比如有一些生产智能手机零配件的公司,它单一的零件相对于原来的山寨机的零件价格高很多倍,盈利也很好,它可以随着三星、苹果等等公司的成长实现很好的成长,它就是把自己作为一个单一产品的一招先跟随三星、苹果这样的大公司,复制到很多的产品上,实现了高的增长。

  像节能环保也是这样的。过去生产一辆中型卡车要卖到20、30万元,现在解决中型卡车中间排污、排氮的环保问题可能只需要1万元的关键设备的投入,可能相对于原来的生产中卡的企业,它一定是小市值的企业,但是因为它掌握了可以脱硝、环保的技术,它就可以实现非常轻松的复制,你看到它是一个小市值的公司,但是它的盈利会非常好。

页面执行时间:31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