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顶点财经 >> 期指 >> 正文

中金所会员赔本赚吆喝

2010年03月10日 13:11: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同属金融行当,我们和证券业差距实在太大。”就职于国内某知名期货公司的研究员小方告诉记者,与动辄年薪数十万元乃至数百万元的券商研究员相比,他们只有数万元。

  “主要是期货市场参与人数太少,而且缺少像基金公司等机构客户,期货公司手续费收入有限。”小方说。

  因此,股指期货开闸使期货人士颇为振奋。“股指期货能把股市资金吸过来,包括规模庞大的公募基金,我们的好日子快来啦!”小方憧憬着。

  然而,记者获悉,股指期货虽未上马,腥风血雨的佣金大战却已袭来,被期货公司期待的公募基金,也可能与之擦肩而过。

  佣金乱象

  “手续费大战不可避免。”某期货公司上海营业部老总断言。

  一场股指期货投资者会议上,一位券商系期货公司老总透露,已有期货公司酝酿开出股指期货手续费的“地板价”,“尤其在上海、北京、深圳、浙江等期货重地,竞争将异常惨烈”。

  截至目前,相关部门并没有对期货公司开展股指期货业务的佣金费率进行指导定价。

  不过,中金所公布的《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结算细则》提及,“交易所根据当日成交合约,按规定标准向结算会员收取手续费。股指期货手续费标准为不高于成交金额的万分之零点五。”

  上述券商系老总告诉记者,相当部分期货公司给出的佣金费率在万分之零点六左右,甚至有公司报价仅略高出交易所万分之零点五的标准。“股指期货业务没开始,市场比拼佣金就已如此厉害。”

  但也有期货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数年前发生在期货圈的手续费大战乃至零佣金事件,已使行业元气大伤,“应由行业协会调节,如由期货行业制订股指期货手续费标准。”长江期货副总经理吴少敏认为。

  佣金标准究竟多少合理呢?参照当前商品期货行情,经纪公司收取的佣金一般在交易所收费标准的2倍左右,由此推算,万分之一便成为股指期货佣金的“理论值”。

  一家中部地区期货公司市场部人士表示,业内预计的标准应当是交易所标准的2倍左右。“交易所标准是万分之零点五,那么期货公司的佣金标准就差不多是万分之一。”

  即便是按照万分之一的标准,对应的是投资者每买入或卖出一张合约,期货公司也赚不到50元。

  “假设沪深300指数在3000点,则一手合约价值90万元(3000点×300元)。如按万分之一收取,客户需要支付的佣金就是90元。我们是和券商平分佣金,真正到手的只有45元。”沪上一券商系期货公司总经理掰着手指计算,“一手合约若能赚45元,我们已经很满意。但问题是市价根本就到不了万分之一”。

  全结会员窘境

  为“钱途”担心的,还有15家中金所认定的全面结算会员。

  中金所对会员实行分级结算制度,分为特别结算会员、全面结算会员、交易结算会员和交易会员,前三类拥有结算资格,但交易会员只能通过全面结算会员或特别结算会员办理结算业务。

  截至目前,中金所拥有124家会员,其中,全面结算会员15家、交易结算会员61家、交易会员48家,特别结算会员依然缺位。

  这意味着,48家交易会员必须通过15家全面结算会员开展业务,其中不乏上海中期之类的大客户。

  股指期货获批之初,不少公司刊登广告招揽交易会员客户。两个月后,结算业务收费却几成“竹篮打水一场空”。

  “已有全面结算会员表示,除交易所收费外,不会对客户另收其他结算费用。”一家期货公司相关负责人透露。

  此招一出,令不少仍在筹划收费的全面结算会员大呼“吃不消”。“现在是和交易会员签约结算业务的时候,但不少客户一听要收费,掉头就走。”沪上一家全面结算负责人揪心地说。

  细读相关规则不难发现,全面结算会员有更严格标准。如从事交易结算业务的期货公司,净资本不得低于4500万元;从事全面结算业务的期货公司,净资本不得低于9000万元。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交易规则》(征求意见稿)规定,结算会员对其受托交易会员的期货交易承担履约责任,交易会员无法履约时,结算会员应当代为履约,并取得对违约交易会员的相应追偿权。

  “这意味着,万一出现投资者亏损过大无法弥补的极端情形,我们不得不承担相应责任。”长城伟业期货总经理袁小文说,“作为全面结算会员,我们不仅在人力、系统配置、资金上有更高要求,且要承担更多风险。不收结算费用是不应该的。”

  成本几何

  “我们肯定不会参与类似拼佣金的竞争,合理手续费标准应该是万分之一到万分之二,否则就和投入成本不匹配。”海通期货总经理徐凌认为。

  据徐凌介绍,期货公司为备战股指期货开销甚大,“投入主要集中在更新系统设备、人员培训和网点布局”。

  由于股指期货交易对期货公司的IT系统要求更高,海通期货从2007年起进行系统的更新换代。“这几年,系统方面的总投入接近2000万元。”徐凌向记者表示。

  袁小文告诉记者,长城伟业系统设备上的投入约2000万元。

  为扩大市场份额,期货公司纷纷扩大营业部数量。2008年,海通期货新设了12家营业部。“每家至少要花50万元装修,人员成本与场地租金费用,每月支出各需100万元。”徐凌曾向记者表示,海通期货一年的投入都是数千万元。

  “人员培训费用难以统计,我们最近开始做IB人员培训,差不多一周一次,每次培训费用不一。”徐凌告诉记者,虽然这两年期货公司花钱不少,但也不能说全是为股指期货,“比如更新系统设备,虽然初衷是为备战股指期货,但这两年商品期货交易量上升也很快,新设备派上了用场。”

  业内人士预计,未来股指期货交易量将大大超过商品期货现有成交量,因此,期货公司现在花出去的钱都很值。

  “在海外市场,股指期货占期货市场总交易量的四五成,商品期货只占10%。”银河期货研究中心分析师周伟江表示。

  然而,佣金大战很可能令此利好降到最低。令期货业内人士担忧的是,重点目标客户——公募基金很可能撇开期货公司,直接向中金所申请专用席位。这意味着期货公司将分享不到机构交易产生的手续费收入。

  “有这种说法,我们在等政策进一步明朗。”徐凌表示。

  袁小文则向记者坦承,短期内,股指期货业务对期货公司业绩增长的效应并不明显。

页面执行时间:93毫秒